首頁|新聞中心|電視點播|走進宣城|文房四寶|民主考評|宣城房產|廣電傳媒|印象宣城 設為首頁|收藏本站
信用懲戒不可濫用
來源:安徽日報 作者:劉振 發表時間:06-19 08:07

在國家大力推進信用體系建設的背景下,許多城市和行業積極響應、勇于探索,提出或出臺了諸如行人闖紅燈減信用分、地鐵不文明行為納入個人信用不良記錄、惡意跳槽或將影響個人信用、失信被執行人子女上學受限等意見或措施,懲戒失信行為效果明顯。但同時,其中有些意見或舉措,也引起社會爭議。

信用體系建設方面的探索和創新值得肯定。近年來,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力度不斷加大,尤其是各部門對“老賴”實行聯合懲戒制度效果日益凸顯。“一處失信,處處受限”,失信者付出的代價不可謂不慘重。但正因如此,對失信行為的界定才要更加謹慎、科學,無論政府部門還是行業主管,都不能把信用懲戒當成解決所有問題的“萬能靈藥”。否則,信用懲戒的泛化,可能帶來一些負面效果。

信用懲戒應保持適當的謙抑性。一方面,當已有的法律法規可以起到懲戒作用時,筆者認為不必再使用信用懲戒利器;另一方面,不能將道德和文明范疇內的所有問題都歸結為信用問題,不能因為信用懲戒“好用”而過度使用。針對個人不良行為,在信用懲戒之外,還有道德勸誡、行政處罰、民事賠償等多種手段,例如對于在公共交通工具內霸座、吸煙等行為,應首先適用交通或治安管理方面的法律法規。現實中,個人的不良行為情形不同、性質各異,有的是行為習慣問題,危害不大;有的屬于無心之失,并非刻意違約。倘若因為偶爾闖一次紅燈、忘繳一次水費,且沒有造成嚴重后果,就被“一處失信,處處受限”,可能人人自危。

失信行為與懲戒措施之間應有科學的關聯性。一些地方對于貸款逾期不還者限制其借貸行為,對于有錢不還的“老賴”限制其高消費,這些都是有一定關聯性的,于法于理都能成立,而不是漫無邊際地“處處受限”。聯合懲戒也不是懲戒一切、任意懲戒,而是科學界定,有合理范圍。如果因為交通違章就要限制當事人貸款,因為拖欠水費就去否定其工程招標資格,顯然失信行為與懲戒后果不成比例,對當事人也不盡公平。

應給予當事人修復信用的機會。人非圣賢,孰能無過。懲戒的目的是為了督促當事人完成義務,實現社會正義,而不是永久地將其釘在失信的恥辱柱上。對于知錯就改者,應制定相應的扭轉失信形象、移除出失信名單的機制。這實際上是懲戒失信、獎勵守信的內在要求。有懲有獎,信用的激勵效應才能最大化。

全面依法治國正在全力推進。各地在推進信用體系建設時,也應遵循法治原則,提高合規性審查水平,維護社會信用體系聲譽,充分發揮其正向價值,推動社會治理水平邁上新臺階。

(執筆:劉振)

【責任編輯:柳生】

用戶評論

已有0人評論
    新聞快報 閱讀全部
    社會萬象 閱讀全部